老牌车企合并重整,威马接盘

老牌车企合并重整,威马接盘

历经坎坷的猎豹汽车,总算是看到了一丝希望。

7月15日,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猎豹汽车”)等6家企业合并重整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正式召开,会上猎豹汽车重整管理人公布了《合并重整计划草案》,衡阳弘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弘电新能源”)被确定为唯一重整投资人,弘电新能源将以投入8亿元清偿债务为代价,取得“长丰系”6家公司相应的整车生产资质、整车生产基地、发动机生产基地、汽车研发基地、车桥生产基地等资产。根据相关约定,此次参与重整的“长丰系”6家公司主体均予保留,企业股权将全部无偿转让给弘电新能源。

image

资料显示,猎豹汽车母公司长丰集团前身为始建于1950年的广东军区军械修理厂,1965年从广州迁址湖南永州,改名解放军7319工厂。1984年,工厂试制组装湘陵牌212轻型越野汽车。1987年,工厂成功研制生产出猎豹轻型越野指挥车。1995年,工厂与日本三菱汽车合作,引入三菱帕杰罗汽车技术。1996年,工厂改制成立长丰集团。2001年,长丰集团由军队移交湖南省人民政府管理,现为湖南省国资委管理企业。

根基深厚的猎豹汽车,曾拥有北京汽研院、长沙工程院两个研究机构,三个关键零部件公司,以及包括永州公司、滁州公司、长沙公司、荆门公司在内的四个整车制造基地,一度占据中国国内轻型越野市场43%以上的市场份额。2004年,广汽长丰在上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600991”。2009年后,长丰集团按照湖南省高层的决策,先后两次拿出核心资产与广汽集团进行战略合作,引进广汽菲亚特、广汽三菱两大整车项目落户长沙经开区,帮助湖南打造出汽车产业链集群。2012年,广汽集团通过吸收合并广汽长丰实现曲线上市,新股票代码为“601238”,而原股票代码“600991”从此退出江湖。

作为长丰集团掌门人,李建新显然心有不甘,他从广汽集团手中收回猎豹品牌,重新注册设立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寻求复兴猎豹汽车。借助于SUV市场的热潮,猎豹汽车销量不断攀升。数据显示,2017年猎豹汽车销量12.5万辆,实现销售收入113.2亿元。同年,时任长丰集团董事长李建新宣布重启IPO进程,计划再次登陆资本市场,并为猎豹汽车定下了“2020年实现年产销整车40万辆,销售收入400亿元、净利润20亿元”的目标。

然而,成功那么近,又那么远。数据显示,2018年猎豹汽车销量跌至7.76万辆,同比近乎腰斩。2019年猎豹汽车销量继续下跌,仅为3.25万辆。同年,执掌长丰猎豹30多年的汽车老兵李建新宣布卸任,周海斌出任长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进入2020年后,猎豹汽车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全年销量仅1043辆。与销量滑坡并行的,还有不时传出的资金断裂、裁员、降薪、经销商退网传闻。

9589-iaxiufn7383165.jpg

2020年4月,吉利控股集团与湖南省政府、长沙市政府在长沙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托管猎豹汽车长沙工厂。相关资料显示,吉利控股托管后的猎豹工厂后,被用来生产新能源汽车,但托管并非收购,猎豹汽车未在经营上获得转机。2021年4月,猎豹汽车在长沙中院申请破产审查。2021年8月,猎豹汽车被裁定破产重整。此后,猎豹汽车管理人连发三份拍卖公告,对猎豹汽车部分资产进行公开拍卖,但无人问津。

image

天眼查显示,弘电新能源成立于2019年10月31日,其中衡阳弘祁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96%、威马汽车科技(衡阳)有限公司持股4%。股权穿透显示,前者由衡阳市国资委控制,后者则由威马汽车全资控股。

image

虽然威马汽车所持有股比不高,但却是这场重整案的重要角色。资料显示,2015年12月,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沈晖创建威马,总部位于中国上海。2018年1月,威马收购中顺汽车控股有限公司,顺利拿到生产资质。2018年9月,威马首款量产车EX5正式上市,售价14.68-19.88万元。

数据显示,2019年威马交付1.69万辆,蔚来交付2.06万辆,小鹏交付1.67万辆,稳居新势力车企第二。时间来到2020年,威马全年交付2.25万辆,而蔚来交付4.37万辆,小鹏交付2.70万辆,理想交付3.26万辆,此时威马已经跌出前三。进入2021年,威马再次掉队,小鹏全年交付9.82万辆,蔚来交付9.14万辆,理想交付9.05万辆,哪吒交付6.97万辆,而威马全年交付4.42万辆,在销量上明显掉队。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威马累计交付2.17万辆,而小鹏、哪吒、理想、蔚来分别为6.90万辆、6.31万辆、6.04万辆、5.08万辆。

除了在交付量不及蔚小理外,融资速度也是如此。6月1日,威马汽车正式递交港股上市申请,海通国际、招银国际及中银国际为其保荐人。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威马实现营收分别为17.621亿、26.717亿元、47.425亿元,实现净亏损分别为41.45亿元、50.84亿元、82.06亿元,三年累计亏损174.35亿元。

Snipaste_2022-06-01_11-19-17

2020年初,威马创始人沈晖曾自信道:“我们烧了多少钱就不透露了,因为我们肯定排不上前两名,我们是排得比较靠后的。目前来讲,我们很有信心成为全世界第一家真正全年盈利的新造车企业,我们希望跑在特斯拉前面,也坚信能做到。”不过,从目前来看,威马不仅没有跑到特斯拉前面,反而已经跑输哪吒、零跑等二线新势力品牌。

至于威马入局能否带动猎豹汽车,充分利用资源实现逆袭,这也是未知数。据《合并重整计划草案》显示,弘电新能源在收购“长丰系”后,将聚焦在15万~25万元的纯电动乘用车大众市场,威马汽车将提供从三电到整车标定、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的技术支持,并考虑通过威马汽车已经建成的渠道进行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