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与长城合作造车,又一造车企被挂牌出售

曾与长城合作造车,又一造车企被挂牌出售

日前,北京产权交易所挂出一则《北京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的公告,该公告中并未披露企业的具体名称,但公布了几项企业的关键信息,包括注册地为北京市通州区,成立时间为2020年,注册资本10000万元,成立后仅投资了一家整车生产企业,100%股权的参考价格为70000万元。

综合上述信息,《》通过天眼查查询后了解到,同时符合上述所有条件的企业只有一家,这家企业名为“北京蓝雀灵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蓝雀灵”),是河北领途汽车的全资控股股东,持有北京蓝雀灵100%股权。

资料显示,领途汽车前身是成立于2009年5月的河北御捷车业,以低速电动车业务起家。2017年5月,同处河北的长城汽车与御捷车业谦叔框架协议,按照协议,长城汽车将以现金方式增资入股御捷车业,首次入股比例为25%,最高可达49%。同年9月,长城汽车入股御捷车业,完成工商变更。2018年6月,御捷车业更名为领途汽车,由低速电动车行业转型四轮电动车行业,成为造车新势力的一员。

御捷车业曾是国内低速电动车行业的王者,其建有清河基地一厂、清河基地二厂、齐河基地三大生产基地,整车年产能30万辆,三大基地均具备轿车生产工艺的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四大车间,已形成电动汽车整车及关键零部件的研发、制造、销售和售后服务的完整体系。据御捷董事长张立平介绍,目前御捷客户超过20万,经销商有2000家。据了解,在还未更名为领途汽车之前,其连续十年内取得行业销量第一,累计实现销量30万余辆,虽然所涉及的仅是低速电动车领域,但这一成绩也足以让彼时备受即将到来的新能源汽车积分压力的传统车企侧目。

2017年7月,御捷车业通过收购、升级获得了新能源纯电动轿车生产资质。众所周知,进军新能源乘用车领域必备资质,但资金实力也是关乎一家车企能否成功的决定性要素。于是,同处于河北的长城汽车入股御捷车业,为御捷转型纯电动乘用车增加了重要推动力更多发展可能性。

其后,御捷车业将旗下低速电动车业务剥离,另行成立御捷时代发展,而其转型与长城汽车合资经营纯电动乘用车业务,并试图在方兴未艾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闯出一片天地。当年,领途汽车一口气展示了五款电动车产品,首款车型领途K-ONE,于2018年11月上市。数据显示,2018年领途汽车累计销量9224辆,位于行业第15名,虽然成绩一般,但是开局并不算差。

2019年,时任领途汽车产品总经理的朱义坤在领途汽车城市合伙人招募季大会上表示:“2019年领途汽车销售目标确保3万辆,力争4万辆,以后每年至少推出一款全新车型;到2020年力争实现年销10万辆,销售额达到80亿-100亿元。”然后,10万辆、100亿的宏伟蓝图还未展开,领途汽车的颓势就开始显现。

2019年6月,领途汽车全面停产。2019年7月,领途汽车开始出现资金困难,工厂处于半停工状态,员工只发放最低生活保障,供应商也开始上门索要欠款。2019年12月,长城汽车退出领途汽车股东行业,但所持领途25%股份的接盘者仍是长城汽车旗下子公司——深圳长城汽车销售有限公司。2020年6月,河北清河县法院裁定受理领途汽车重整。2021年1月,领途汽车进入实质性重整阶段,北京蓝雀灵被最终确定为重整投资人。

根据股权转让公告,领途汽车可以生产皮卡、厢式物流车、SUV、MPV燃油整车,同时可以生产纯电动乘用车,具备汽车整车生产完整的土地、厂房和设备,2022年4月前正常生产,进入5月份以来受疫情影响目前处于被动临时停产状态。至于投资条件,股权转让方仅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具备经营整车企业的资金、技术、人才实力。

在低速电动车行业中,因自身身份不完全符合法律法规,只能游走在灰色地带,因此找一家有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进行合作,成为低速电动车企业普遍的求生之路。除了长城汽车入股御捷车业外,例如山东雷丁收购川汽野马、山东宝雅收购一汽吉利等,都是低速电动车企业寻求发展新路径的例子,但从目前来看能走出困境的极少。此次,领途汽车再次被挂牌转让,又有谁愿意接盘?

推荐阅读:

英致价格,英致价格及图片

勾臂垃圾箱价格

本田王价格,本田王价格表及图片